贵州生活网

明朝资本主义萌芽下,江南农业的变革

明朝资本主义萌芽下,江南农业的变革。

明朝资本主义的萌芽使明朝有机会再次领先世界的同时也使粮食和人口的比例严重失调,这也使明朝200余年总人口最多时只有六千万有余与西汉末年几乎相当。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资本主义萌芽导致的大量经济作物挤占了粮食作物空间,也就是历史书上记载的"桑占稻田"、"棉占麦田"等现象。明末清初,江南地区大量原本种植粮食作物的土地被转而种植经济作物。比如曾经以"苏松熟天下足"而著称的松江府、太仓州的耕地在总体上已形成了稻田和棉田各占一半的格局,部分县的棉田面积超过了稻田面积。在明末清初张履祥的《补农书》就提到"桐乡田地相匹,蚕桑利厚……地之利为博,多种田不如多治地。"与此同时,棉花生产粮食生产的比价也发生了变化,山东等地生产的棉花,经商人转卖江南,人们发现种粮食卖的钱还不到卖棉花的一半。种粮食不如种棉花种桑树赚钱,于是便出现了桑争稻田和棉争粮田的局面。反正只要是有了钱,总能买得到粮食的。

明朝资本主义萌芽下,江南农业的变革

随后就发现有钱真不一定能买到粮食,于是在桑争稻田和棉争粮田之后,耕作制度的改变是向着多熟制方向发展的,由于桑棉占用了大量的粮田,所以多熟制的发展是以提高粮食产量为出发点,一个方面是在粮田中生产出尽可能多的粮食,如稻-麦、稻-春花(蚕豆、油菜等)、稻-豆、稻-荞麦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双季稻的发展;双季稻在唐宋以前就已出现,但主要是以再生双季稻为主,直到明代前期,闽广一带的双季稻。

明朝资本主义萌芽下,江南农业的变革

还是间作双季稻,明代中后期以后,连作双季稻才得到发展。《天工开物•乃粒》中说到:"南方平原,田多两栽两获者,其再栽秧,俗名晚糯,非粳类也。六月刈初生,耕治老稿田,插再生秧。"在双季稻的基础上再加上各种小麦,发展为麦-稻-稻的三熟制。粮田多熟制的发展,促进了单位面积产量的提高,为缓解由于桑争稻田和棉争粮田所引起的粮食种植面积下降,粮食减产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另一个方面就是在棉田和桑田中尽可能地挤种粮食,以减少由于桑争稻田和棉争粮田所引起的粮食减产,如《农政全书》所说:"凡高仰田可棉可稻者,种棉二年,翻稻一年。"实行棉稻轮作,《农政全书》中还提出了一种棉田间作,"预于秋冬耕熟地穴种麦,来春就于麦陇中穴种棉。但能穴种麦,即漫种棉,亦可刈麦。"这也就是褚华在《木棉谱》中说的"麦杂花","种棉者,或共大麦下种。夏获麦,秋则获棉,谓之麦杂花。"除麦以外,棉田间作套种的作物还有大豆、芝麻、玉米、绿肥等,据康熙《嘉定县志》的记载,"今佃户杂种诸豆于棉花两沟之傍。若棉花或败,犹得豆以抵租也。"需要指出的是,棉麦等的轮作复种、间作套种在北方也已采用,《群芳谱》中说:"凡田,来年拟种稻者,可种麦;来年拟种棉者,勿种。……若人稠地狭,万不得已,可种大麦、裸麦,仍以粪力补之,决不可种小麦。"桑间种很早就已出现,明清时期

明朝资本主义萌芽下,江南农业的变革

桑间种植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如《群芳谱》中提到"蚕豆……两浙桑树下,遍环种之。"另外桑争稻田的发展还导致了桑基鱼塘的出现,即将稻田挖深成池塘,把泥土复于四周成基,池塘用来养鱼,基地用来栽桑。在提高桑叶产量的同时,用养鱼的方法来弥补因桑争稻田所致的粮食不足。

明朝资本主义萌芽下,江南农业的变革

不过,按照天贼专家汪三公子的主张,这恰好是经济发展的正确道路。按照他的理论,什么十八亿亩耕地红线统统的都可以丢掉东洋大海里去,土地都拿来搞建设,搞工业,搞经济作物种植。只要我们有钱,还怕在国际市场上买不到粮食吗?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人家不卖粮食给我们了,那一定是我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惹得人家生气了。

(图片与文章无关)

本文作者:麻辣狮子头(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4252452553622023/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