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生活网

#我,无条件写作#生若夏花,死若秋叶,北洋海圻舰立威拉美纪事

这里有明清、民国的历史故事、秘闻、深度分析等文章,欢迎关注“剑雄品评文史经济”

#我,无条件写作#生若夏花,死若秋叶,北洋海圻舰立威拉美纪事

从舰史上看,似乎晚清末期的“海圻”号巡洋舰的一生,当得上“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的美誉。

甲午惨败后,北洋舰队全军覆灭。所幸,满清是个弱而富的王朝,虽历经沧桑艰困,仍一口气重建了新北洋舰队。1899年的海军序列中,赫然有来自于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建造的”海圻”舰。

而“海圻”舰的拔地而起,缘起于意大利欲侵吞我浙省,所挑起的“三门湾事件”。晚清以此为由,以”海圻”舰为首舰队南下的逼迫,及意大利“遣清舰队”远遁大洋为结局的跳空缺口,宣布突破了长期对外割地赔款的沉重压制。

此后,历史庄严地告诉未来,晚清政府再也没有遭受到割地赔款之辱!

#我,无条件写作#生若夏花,死若秋叶,北洋海圻舰立威拉美纪事

真理处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尊严亦应是。

1909年,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继位,“海圻”舰受邀出席次年的英王加冕典礼。“海圻”舰在庆亲王载振和统领(司令官)程壁光的率领下,离开上海,远赴“娘家”大修,暨参加英国举办的海上阅兵式,并顺访美国纽约市,开始了中国海军近现代意义上的首次环球远航。

一反满清传统的八旗战袍的呆板和累赘,穿著帅气的英式海军制服的“海圻”舰官兵,受到美国及纽约政府的热烈欢迎。纽约市长William Jay Gaynor 亲自引领这支英武帅气的军队,经过市政厅前的街道,并于舰队司令官程壁光在市政厅拍照留念。

在这个时候,拉美各国均不同程度爆发了排华、驱华的恶性事件,其中以古巴和墨西哥为最烈。两国的政府或反对党的武装人员,到处虐杀华裔、华侨,抢劫商铺、住户,其累累恶行令人发指、人神殊愤。

远访纽约的”海圻”舰,在晚清政府的“宣慰侨民、立威拉美”的命令下,由纽约港紧急起航,向古巴疾驶过去。

当海圻舰现身于哈瓦那港之时,在海圻舰巨大的胴体,黑洞洞的炮口之前,古巴总统用热情的欢迎仪式和颤抖的声线,说出了以下永载史册的话语,“古巴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华侨对古巴所做的卓越贡献。”

#我,无条件写作#生若夏花,死若秋叶,北洋海圻舰立威拉美纪事


与此同时,驻美公使伍廷芳博士,正与墨西哥政府进行排华索赔的谈判。当得到海圻舰进迫古巴哈瓦那港的消息。就借势中断了与墨西哥政府纠缠不休、锱铢必较的谈判。

闻讯的墨西哥政府,用公开的道歉和巨额的赔偿,来安抚、回应伍廷芳博士拂袖而去前的一段话,“回国,致电我大清政府,派兵舰来,我们再商谈贵国的道歉赔款等事宜”。这句话。同样因诠释了泱泱大国的风采,而永载于中国外交史的史册之上。

正如朴树在《生如夏花》中所郁郁吟唱的一样,“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海圻”舰,终于抢先一步盛开在崩溃前的晚清,哀声一片的池塘中,璀璨芬芳若印度诗圣、泰戈尔笔下之夏花。

世事轮转,光阴荏苒。回国途中,满清崩溃,民国替之。

经“出访绞辫、回航易帜”的海圻舰,驶抵上海后,即归附中华民国政府的麾下。13年5月,海军部向民国政府呈文,为"海圻"舰请奖求勋,其中上呈行文中有这么一段话,颇显为海圻舰得之不易、飘渺唯美之写照。

查我国海军方在幼稚时代,前因经费困难,故从无远驶欧美各洲之举。迨前清末叶因英国加冕盛典,特派'海圻'赴贺。旋因墨国内乱,复派赴美镇抚华侨。往返需时一年余,计程万余里,使我国国徽飘扬于异地,实自'海圻'始。

深秋飘叶最为凄美,那悄无声息的飘飘悠悠,被秋风溅起了一地的哀愁和决绝,令观者屏息而涕零。

#我,无条件写作#生若夏花,死若秋叶,北洋海圻舰立威拉美纪事

1937年,宿敌日本进犯长江流域,战火蔓延至中国南方。为了延迟日本联合舰队对长江流域腹地的凌厉攻势。

同年9月25日,海圻舰在拆除舰上之武备后,自沉于江阴,以阻塞长江航道。她悄悄地用横陈于长江水中的胴体,演绎了一场锁江自戕,秋叶般静美、哀婉的抗日死国。

用泰戈尔的《生如夏花》的诗篇做结吧,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治如火;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本文作者:剑雄品评文史经济(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3375420202418700/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