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生活网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清明上河图》是画家张择端作于北宋的一幅传世名作,同时也是我国绘画作品中非常珍贵的代表作。描绘了北宋都城汴梁(今河南开封)及汴河两岸的风光,描绘了当时北宋繁荣的社会风貌和不同阶层人民的生活情景,堪称北宋的一副“百科全图,”是北宋都城汴梁当年繁盛的见证,也是北宋城市经济状况的写照,后人评说,观看这一画卷,“恍然如入汴梁,置身流水游龙间,但少香尘扑面耳”。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汴梁郊野”呈现了一副市郊的景象,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掩映着几间农舍,农田阡陌纵横,农夫们在田里辛勤耕作。一片嫩绿的柳林,柳条自然垂落,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赶集的人们和驮运货物的驮马从条条道路向城里走去。几条大船停在汴河码头。同时,在这幅汴梁郊野的画面中,还有运炭驴队的出现,它反映出了北宋都城东京周边的地理环境特征及城市燃料的供给途径和来源。因为汴梁位于黄淮平原地区,地势低平,四周无山,缺少薪柴作为燃料。因此需要从京西乃至陕西等地向东京运炭。《宋史·食货志》中曾记载陕西、河东的薪炭被运往汴京。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屋宇错落,古柳参差,邻河的茶肆之中,摆着桌凳,对面还有浴室和轿铺,人们有的在茶肆里喝茶,有的在占卜算命,还有的在酒馆里喝酒。河中船只络绎不绝,有的船只满载货物,有的船只靠岸停泊,几个码头工人正在搬卸货物。在一座精巧的虹桥横空而架,宛若飞虹,沟通两岸。桥下一只大船正准备过桥,船上的人忙放下桅杆,以便船只的通过。桥上行人如织、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还有不少商贩在桥上经营生意。在清明上河图中,汴河贯穿了整幅画卷。汴河可以说是汴梁的母亲河,其连接黄河、淮河,是重要的水运要道。在当时的汴梁,各种日用百货、物资都主要依靠汴河运输。孟元老曾在《东京梦华录》中提到凡是从东南运来的货物,都要经由汴河送往京城。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从清明上河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挑着担子的农民、沿街叫卖的小商贩、做生意的商人、酒楼中狂欢的豪门子弟,还有其他不同行业的人。以及街上随处可见的骑马的官吏、乘轿的大家眷属、有背着背篓的行人,还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两边的店铺鳞次栉比,有茶肆、酒肆、肉铺等等。宋朝就已经出现广告了,方箱广告,上面写着“十千脚店”,不过不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洗脚的脚店,在古代脚店的意思是供人歇脚的店。方箱里可以点上蜡烛,这样晚上的时候行人就不会错过这个店,为路过的客人留下了一个休息的好去处。除此之外,这家店的门口还写着“天之美禄,”。班固《汉书·食货志》曾记载:“酒者,天之美禄。”由此可见,就是为酒而打的广告了。除了方箱广告,医铺广告也不甘落后。门的正上方写着“赵太丞家”,可能是宫里的御医退休后开的医药铺,门口左边写的是“太医出丸医肠胃药,”右边写的是“治酒所伤真方集香丸。”从这两句广告词我们就可以看出当时的百姓有多爱喝酒了。不止商家打广告,算命先生也打广告。只见算命先生的摊前挂着三条字幅,上面写着“决疑”、“看命”、“神课”,也就是解答疑惑、算命、占卜的意思。只知道现在有美容店,却没想到北宋也流行美容,画中一个老大爷手里不知拿的什么东西,正在给他面前的人刮脸。让人想不到的还有北宋的菜单,画中的饭馆里稀稀疏疏的坐着几名客人,饭馆上方挂着一个菜单。“您的外卖到了,请签收,”在现代社会中,叫外卖或许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你能想到几千年前的北宋就已经有外卖了吗?图中的伙计一手拿餐,一手拿筷,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准备去送餐。顺着画面继续看去,出现了一家卖纸马的店,店门口写着“王家纸马,”纸马是古代祭祀用的物品,古人祭祀用的是牲币,秦朝把马成为牲,唐朝时开始用纸马祭祀,北宋沿袭了这一风俗。这些店的出现反映出了当时宋朝商品经济的繁荣,出现了很多专门化的服务行业为市民提供服务。说到北宋的繁荣景象,就不得不提一下北宋的休闲娱乐中心—瓦市。瓦市是一种固定的娱乐玩闹场所,是在一片瓦砾场上形成的交易市场。里面的项目有很多,影戏、唱赚、杂剧、背商迷、学乡谈等娱乐项目应有尽有。瓦子里不仅有演出的艺人,还有民间的业余歌舞队伍,由此可见北宋开放的社会风气。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那么宋朝为何商品经济如此繁荣,社会风气如此开放呢?

首先就是政策原因。为了维持小农经济,中国自战国以来就开始实行重农抑商政策。而宋朝却没有将这一政策延续下去,可以说这是推动宋朝商业发展的直接原因。

其次就是经济重心的南移,当时北方战乱,南方相对来说比较安定,这自然吸引了不少人,也为南方带来了不少劳动力,一个地区的发展必然需要劳动力的支持,南方的众多劳动力促进了其地区的发展,带动了当时的商品经济发展。

除此之外,宋朝开国皇帝重文轻武,历代统治者都重视经济、科技的发展。宋朝可以说是经济最发达的时期,期间发明了不少科技成果,火药、指南针、印刷术、垂线纺织等任何一项科技成果都对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此外,航海、医药、工艺等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宋朝在唐朝的基础上,积极对外开放,加强与东亚、东南亚等地区的交流,设市舶司、开贸易港,通过丝绸之路向日本、东南亚等国家输出丝织品、茶叶、瓷器。这一场面清明上河图中也有展示出来,画面中出现的驼队正是运输货物的工具。种种原因造就了宋朝的繁荣。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那张择端创作《清明上河图》真的是为了展现北宋的繁荣吗?人们往往只注意到画卷的本身,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这幅画当中隐藏着一个关于大宋命运的秘密。张择端画清明上河图的初衷,其实并不是为了留名青史,而是想把这幅画献给宋徽宗,起到一个警示的作用。这个画里面是有他的一些政治理想的,也有他对当时社会的观察。他其实是通过对市井画面的描摹,向宋徽宗表达一种自己的政治批判。整体看上去,清明上河图画的都是都市的繁华之景,但细看起来,很多地方都饱含警戒之意。画上唯一的烽火楼,没有士兵看守,形同虚设,城门看守的士兵也没有认真看守,城门大敞四开。街市上原来的军营、铺面都变成了饭馆和酒馆。就连传报火警的马,都已消失不见,可想而知,这汴梁城的警戒设施已经荒废。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颓废安详之风,让人心生担忧。还有画中的城门,巨大的城门没有任何的防护工事,周围也没有城防驻兵。不少商贾大量囤积私粮,河面上有很多粮船,但没有督粮官在那看着。整个图画中,像这样的暗示无处不在。反映出当时的大宋,防御之心已被盛世迷惑,军事实力日渐衰弱,防护意识不断衰弱。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画面呢?有一句话叫做“北宋无将,南宋无相。”南宋有岳飞韩世忠这些将领,可是缺乏宰相。有个宰相秦桧却是个大奸臣。北宋恰好相反,北宋有司马光、王安石、苏东坡、寇准等多名宰相,但是没有出名的将领。北宋为了防止大臣篡权,实行“一岗多人”制,由几个人共同担任一个岗位,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极大地削弱了官员的积极性,还会导致官员之间相互推卸责任,也正是因此宋朝行政效率低下,被人冠上了“弱宋”的名号。

除此之外,从宋太祖赵匡胤开始,杯酒释兵权,把一些能征惯战的将军的权力都收回了,把兵权集中于中央。实行“重文轻武”政策,重用文士,高官多是文人,少有武将。这也是北宋无将,却有多名宰相的原因。虽然北宋经济确实繁荣,但军事实力实在太弱。或许有人会疑问,宋朝科技发达,造成了不少先进的武器,为什么会军事实力弱呢?的确,宋朝武器确实先进,宋朝不缺军事武器,但确实缺军事实力。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在当时的统治者身上。北宋的宋徽宗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他在位期间,不想与其他国家交战,不管敌人军队多少,军事技术怎样,直接就给对方钱,以此来避免战争的发生,是典型的财大气粗,在这一点上,堪比清朝末年的慈禧。他们两个都是贪图享受,还未交战就已缴械投降。在统治者这样的带领下,自然难以振奋军心,英雄无用武之地,纵然当时武器再先进,却没有派上用场。可以说有这样的统治者是一个国家的悲哀,后来的靖康之耻更是让人感到耻辱。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北宋金天会三年,金兵南下攻打宋朝,金军一路攻打,直至汴京,宋徽宗看形势严峻,心生恐惧,此时朝中大臣又纷纷要求其退位,于是宋徽宗只好把皇位传给了太子赵恒,及宋钦宗。宋徽宗如此痛快的退位,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大臣们的施压,而是大敌在前,退位更有利于他战败后逃跑。从这就可以看出宋徽宗有多么胆小怕事了,国家大难在前,作为统治者首先想的不是如何击退敌军,如何保卫自己的国家和子民,而是选择赶紧退位,让宋钦宗去面对敌人,自己当起了缩头乌龟。但最终仍没躲过被捕的命运,靖康二年,金军攻破汴京,宋徽宗和宋钦宗双双被捕,众多皇室成员也没逃过被捕的命运,王爷、后妃、宫女等通通沦为金人的阶下囚,北宋灭亡。这一历史事件可以说是北宋历史上的一大耻辱,被称为“靖康之耻。”这一耻辱也引起了不少后人的愤怒,岳飞在《满江红》中曾写到:“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北宋的缩影—《清明上河图》繁华背后的盛世忧患

张择端正是看到了当时的北宋社会上隐藏的危机,因此想向宋徽宗进谏,想让宋徽宗认识到北宋繁荣背后隐藏的危机。且宋徽宗当时鼓励别人进谏,说如果对了会采纳,错了也不会怪罪他们,因此引起了一股进谏的风气。张择端作为画家,想到了用绘画作品向徽宗进谏,于是创作了这一绝世名画《清明上河图》。可惜宋徽宗不是齐威王,他像齐威王一样鼓励进谏,却没有做到像齐威王一样纳谏。齐威王在刚提出希望大臣积极进谏时,门庭若市,每天有不少人来进谏,然而数月之后,来进谏的只有几个人了,一年之后,就几乎没有人再来进谏了。这说明什么?说明齐威王善于纳谏,善于改正不足,说明他治理国家越来越好,越来越得民心,才会导致进谏的人越来越少,直至没有人进谏。而宋徽宗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张择端把北宋存在的社会问题暴露在他眼前,他却没有做任何改变。可惜了张择端一片苦心创作《清明上河图》,却仍然没有改变北宋灭亡的命运。

参考文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陈邦瞻《宋史纪事本末》

本文作者:微影悼红(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2971584094732803/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